2017影视洗牌年:万达改名、华谊亏损、阿里烧钱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日期:2017年08月07日
 

     
     2017年第一季度过去,在3月份引进片的大力加持下,内地票房收获135.7亿元,相较去年却减少了近9亿元,此时最为担忧的莫过于背后的影视公司。电影市场最明显的风向标就是票房,票房走弱也间接影响着其背后影视公司的业绩,尤其是万达院线、华谊兄弟、阿里影业、乐视这样的上市公司。
     从3月底华谊兄弟、阿里影业、万达院线陆续发布的2016年年度业绩报告及乐视最近的动态来看,除了以院线收入为主的万达影视较为乐观外,其他几家都受到了影视“寒冬”带来的震荡。2016年内地电影市场告别了野蛮生长阶段,如今影视行业正在进入下半场,而行业集中度的进一步提升也意味着行业大格局正在发生着变化。
     


     万达院线:重组改名、净赚13.6亿
     电影内容依旧是短板
     去年4月份,万达院线在收购传奇影业,就发布过一次重大资产重组的停牌进展公告,当时外界就纷纷猜测:万达院线是不是要改名了。时隔一年,万达院线终于应验了这个猜测。
     3月30日,万达院线一口气发布了40条公告,除了2016年年度业绩报告,其中一则更名公告也引起业内人士关注。据公告显示,其拟将公司中文名称由“万达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”改为“万达电影股份有限公司”,公司证券简称拟由“万达院线”改为“万达电影”,对外原因公布为:非票房业务占收入的比重超过三分之一,以及持续推进电影生活生态圈建设的公司战略。
     看来,拥有万达影视、传奇影业等影视类资产的万达院线,对于未来的电影生态圈业务给予了很大的期望。
     据万达院线公布的2016年年度业绩报告来看,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12.09亿元,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.66亿元,并实现了双增长,全年票房也达到了76亿元,同比增长20.5%。公司年内拥有影城达401家,全年新增影城超过100家,观影人次1.84亿,同比增长22%。无论从票房、观影人次还是市场份额来看,万达院线已连续八年位居国内首位。
     


     不过值得注意的是,万达院线的非票房业务占整体收入的比重明显增加。这主要归结于2016年,万达院线并购时光网、布局游戏产业、拓展广告传媒、电影整合营销、在线直播、衍生品等领域的业务。公告显示,2016年公司非票房收入已达39亿元,占营销收入比重达35%,但其观影收入、商品餐饮销售收入等较上年均有所下滑。
     


     尤其在影视业务领域,去年传奇影业投资的两部大片《魔兽》、《长城》的票房表现都不如意,电影《魔兽》最终收获4.3亿美元票房,加上相关授权、衍生品的收入,万达却亏损1500万美元,《长城》票房也因投资过大未收回成本。万达影视今年第一季度主投的影片,也都表现平平,尽管依托院线,在排片上占据优势,但市场最终看的还是电影内容本身,比如最近正在上映的《绑架者》,虽有徐静蕾的转型之作打着市场热度,背后万达院线排片给予上映空间,然而不到一天时间就被《非凡任务》赶超。
     而去年与华谊的排片之争,虽然对万达院线的票房收入造成太大的影响,却也暴露了其在电影内容制作上的短板,而万达也看到了这个“漏洞”,公司重组改名也可以说是在电影业务上继续发力。
     然而去年8月,万达院线在拟收购万达影视、青岛影投的重大资产重组被中止,如今监管政策又在收紧、电影市场还在拐点之中,万达院线的这次资产重组也没有那么容易了。
     阿里影业:净亏10亿全因淘票票烧钱过多?
     背后有马云,阿里影业不差钱,这点外界都很清楚。但从斯皮尔伯格的《圆梦巨人》票房失意、《摆渡人》口碑扑街,想要在影视行业站稳,阿里影业至今还未拿出一部合格的代表作。
     同万达院线一样,阿里影业不缺钱,短板之处还是在于影视制作能力。而最近阿里影业主控的电影项目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终于宣布定档,在经历了小说IP同名电视剧的热度加持下,电影热度也跟着不减,虽有李亦非、杨洋的颜值和粉丝助攻,但电影市场转为“内容为王”的时代,前期热度能否转化为票房商业价值,最后等待的还是市场对于电影内容的考验。
     不过,从阿里影业公布的2016年业绩报告显示,其营收收入9.046亿元人民币,相比上年增幅243%,但最终受累于淘票票等互联网宣发业务的市场推广费用,其最终净亏9.59亿元。
     对于这点,阿里影业早有察觉,在去年7月份,阿里影业就发布过盈利警告,其在2016年上半年亏损就已达4亿元,原因就是把钱烧在了淘票票的市场推广上,但为了提升淘票票的市场地位,阿里影业依旧在这个领域持续投入资金。而不少业内投资人士也曾向小官分析过,依托阿里影业资金提供的淘票票,想要在市场继续维持份额,后续发力依旧需要依赖阿里影业砸重金进去,但何时带来盈利,目前看来还不好说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在线票务平台的优势在于有着深厚的互联网基因,能够以互联网思维、技术优势以及平台流量赋能传统电影行业,提升电影行业的运营效率。但事实上,在线票务平台中,除了淘票票不惜让阿里影业亏损10亿的情况下继续强化补贴以争抢市场份额,猫眼电影、娱票儿、百度糯米影业都已无意继续烧钱的游戏,而是转身深耕自身的平台优势,力图以差异化道路获得长足的发展。
     曾经一度领先的O2O行业,单靠补贴抢占市场份额的做法已经难以为继,所以对于以O2O经济模式发展的在线电影票务来说,烧钱抢份额的跑马圈地模式显然已经不再适应2017年的行业趋势。阿里影业尽管不差钱,想要继续通过烧钱的方式补贴淘票票,显然不是明智之举。
     业绩亏损不缺内容的华谊和乐视
     一个院线发行是短板,一个缺钱
     相比较万达院线和阿里影业来说,华谊兄弟和乐视的影视发展轨迹正好相反。万达院线排片空间充足,阿里影业不差钱,但都缺乏影视制作能力和优秀的代表作,而华谊兄弟和乐视正好相反,它们拥有拿得出手的影视作品,但乐视的业务发展被断裂的资金链阻隔,华谊的影视业务受阻却因院线拓展发行能力不足上遭遇了8年里首次亏损。
     从华谊兄弟公告来看,公司2016年实现总营收34.73亿元,同比下降10.34%;实现净利润8.08亿元,同比下降17.19%。其中影视娱乐板块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5.69亿元,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9.30%。在经历2016年影视娱乐行业震荡,其增速低于市场期望,公司影视娱乐板块及互联网娱乐板块收益也不及预期。
     


     2016年华谊兄弟参与投资发行的影片共10部,整体票房收入约31亿元,其票房收入前三名分别为《老炮儿》、《我不是潘金莲》、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。但《老炮儿》并非华谊单独主控,《我不是潘金莲》业绩对赌5亿也因院线排片纠纷失败,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虽有葛优、章子怡等演技派大咖助阵,票房也仅1.2亿元。《摇滚藏獒》跟同期光线的《大鱼海棠》对比竞争下,票房输的更是惨,国内票房只有3964.6万元,但其成本高达6000万美元,这部影片让华谊兄弟亏损不少。
     对于这样的票房成绩,王中磊也总结了不足,“去年出品的多部影片票房表现不及预期,暴露出了我们在院线、发行等环节的不足。”尤其在去年与万达的电影排片之争,或许更加让华谊意识到院线建设的重要性。
     而2017年打头阵的《健忘村》、《少年巴比伦》因其文艺片属性票房表现也不佳,且据华谊2017年第一季度公告显示,其预计亏损6300万至6800万元。大型影视公司的表现尚且如此,那这些年纷纷成立的中小影视公司又将如何生存。在过去的2016年,对于华谊甚至整个影视行业来说,都可以说是“寒气逼人”,针对于华谊电影业绩的不理想,王中磊曾将原因归结为:优质内容和院线布局短板。
     


     在电影主业上未达到预期,不过华谊的套现之路走得风生水起,从2015年开始,华谊单是卖掌趣科技股份就赚了近20亿元,去年华谊兄弟更是通过炒股卖掉掌趣科技股份获得10.16元收益,如今持有掌趣科技的股份仅剩1.76%左右。
     目前乐视以5折低价收购了甘薇的乐漾影视,贾跃亭出售转让股份获得融创中国近60亿资金,但对于目前的乐视来说,只要一刻不停止烧钱的乐视体育和乐视生态,这些钱对于乐视来说依旧是“杯水车薪”,如今连老婆本都拿过来了,在手的股份出售,乐视在面临下一次资金危机时,贾跃亭又将如何应对呢?
      

下一篇:没有了